<em id='0cIPgMLl7'><legend id='0cIPgMLl7'></legend></em><th id='0cIPgMLl7'></th> <font id='0cIPgMLl7'></font>







    

    •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<optgroup id='0cIPgMLl7'><blockquote id='0cIPgMLl7'><code id='0cIPgMLl7'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'0cIPgMLl7'></span><span id='0cIPgMLl7'></span> <code id='0cIPgMLl7'></code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•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'0cIPgMLl7'><ol id='0cIPgMLl7'></ol><button id='0cIPgMLl7'></button><legend id='0cIPgMLl7'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'0cIPgMLl7'><dl id='0cIPgMLl7'><u id='0cIPgMLl7'></u></dl><strong id='0cIPgMLl7'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29 07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北其实孙杨从修体成功之后,就一直认为,其他修体修士的修炼,和自己一样简单,其实不然。 其他修体修士,都是锤炼自身的肉体强度,这样才能够激发气血之力从而突破功法,而孙杨的阴灵经却是很奇特。 因为有修神的底子存在,只需要在修神修为突破的同时,将肉体强度也提升上去,就可以发挥出相同境界的气血之力。 目前各种功法虽然很多,但是修神功法修体修士是无法修炼的,而修体功法,修神修士同样无法修炼,但是阴灵经却是可以达到这种目的。 也就是说,这阴灵经是,目前人类所未知的,神体双修的互通功法!当然这些孙杨并不知道,才会产生修体容易的错觉。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,叶院长的身影从擂台中央出现,观众席吵闹的声音也在此刻安静了下来,叶院长看了看观众席的几个地方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 很明显叶院长在看四强的几人,孙杨也感觉到了与叶院长的眼神对视,微笑着礼貌的回应了一下。 与此同时,叶院长在看了四人之后,开始了抽签,这次的抽签并没有像之前一样,以光幕的行驶放送给大家,而是知道从哪搞来的一个抽奖箱,让观众席的学生们都是一愣。 随后伸手摸了四次,就公布了相互之间的对手。 第一场的比赛是,孙杨与一名叫做李清的选手之间的对决。 孙杨暗自庆幸,还好没抽到王有才,不然王有才什么表情,孙杨都想象的到,想着看向了王有才,可是此时的王有才,脸色并没有多好看,并且还很是凝重。 也难怪王有才有这个表情,因为他的对手正是本次夺冠的热门,李天林! “哎,难免会有一战啊,本来还以为会碰上李清,没想到碰上了李天林,我这运气也是真的差啊。”王有才一撇嘴忍不住抱怨道。 “加油啊,有才,帮我狠狠的揍他一顿。”一旁的华熙正在替王有才加油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将王有才称作有才的。 “师弟,你也加油,为师父争光。”乐瑶握着小拳头,正在为孙杨鼓气加油。 “我这还好,现在很有自信,倒是王有才,你小子怎么还没打,就这副样子了。”孙杨忍不住调侃道。 “我怎么样了,我这不是战前先给自己台阶下吗,这要最后我赢了,显得我多厉害,多谦虚!”王有才脸色一转,一副我真聪明的样子。 “得了吧你,我去比赛了,你好好准备吧。”说完孙杨摆摆手,就朝着擂台走了过去。 身后的三人不断的为孙杨加着油,观众席的学生不知道是不是认可了孙杨,也要不少人,在纷纷给他加油鼓气,当然也少不了喝倒彩的学生。 孙杨在赛场的门口,就碰到了李清,两人互相点了点头,就一起朝着擂台上走去。 这李清孙杨印象很深,前几场比赛取得胜利都比较轻松,虽然之前的一场看起来是因为修为优势取胜,但是孙杨却觉得没有这么简单。 两人在擂台上站定,开始了准备,没过多久,光幕缓缓闭合,预示着比赛即将开始。 “你叫孙杨对吧?”比赛虽然开始了,但是李清却并没有急着冲上来,这让想取得先机,已经准备动手的孙杨愣了一下。单身笔趣阁.dschw. “没错,你要是想说一些我走后门的话,还是别说了,万一你输了多没面子啊。”孙杨以为李清和原来几人一样,会上来嘲讽自己一波。 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,你的比赛我之前都看了,虽然看起来你赢得很奇特,但是我知道你很强!”李清也是一愣,赶忙解释了起来。 “哦,那不好意思了,是我小心眼了,既然如此也别废话了,开始吧。”孙杨顿时摆出姿势,准备开始进攻。 李清也是摆出了姿势,并且在摆出姿势的时候,开口说道:“这样我赢了你,在正面击败李天林,就可以证明到底谁才是,李家年轻一代的最强者!” 说完李清身上青芒闪烁,朝着孙杨冲了过来。 孙杨在听到李清的话,明显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已经失去了先机,只能被动的进行防御反击。 不过李清最后说的话,却是让孙杨暗自心惊,原来这李清也是李家之人,这李家年轻一代,竟然出了两位骄子。 孙杨的肉身强度,现在已经不是昨日可以比拟的了,所以李清的攻击,在孙杨看来毫无威胁。 打着打着李清的额头开始渗出了汗水,而孙杨也从一开始的被动反击,变成现在的压着李清打。 只是李清身体四周青色的光芒,很是棘手,就和泥鳅一样,每次即将得手的时候,都会让孙杨产生一手滑溜之感,将这次攻击的力道卸下,李清也总是能借着这个机会,从孙杨的攻击下溜走。 这样让孙杨不由得产生了兴趣,没有动用全力,炎莽拳使出,轰击着李清。 李清脸色凝重,再也没有了开始前的淡然,显然是没有想到孙杨竟然这么强,刚刚交手没多久,自己就已经落了下风,并且让自己产生了一种无力感。 李清知道这样下去,最后体力消耗殆尽,输的必然是自己。 所以,身体上的青芒暴起,一瞬间气势增加了几分,朝着孙杨的面门,直直的轰击了过去。 孙杨本就没想拼命,于是下意识的朝着后面跳去,躲开了李清的攻击,李清也借着这个空隙,同样朝着后面跳了过去,与孙杨拉开了一定的距离。 “你跟修神院的人打,竟然选择拉开距离?”孙杨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,左右手风刃凝聚,朝着李清扔了过去。 李清本来还在庆幸,终于拜托了孙杨的攻势,没想到孙杨竟然用术法轰击自己,李清这才反应过来,这孙杨貌似是修神院的人,只是肉体强大而已。 不过眼看着躲不开孙杨的风刃,李清身上青芒再次暴起。 本来直接轰击到李清的风刃,却是在接触到了青芒之后,改变方向轰击在了李清身后的地面上。 孙杨点了点头,如他所料,这李清的功法,不但近战难缠至极,远程术法一样有效。 这也是除了杨清寒以外,孙杨第二次碰到的护体功法。 想到这里,孙杨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,看来想要赢下这局比赛,不拿出点真本事是不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个小时后,孙杨快步的走出了丹盟分部,此时孙杨左手,拿着一个丹瓶,即便有丹瓶的阻拦,都能够隐约听到丹瓶内,有阵阵雷鸣传出。 “辟雷丹到来,宝物也有了,阴气石和丹药也都准备充足了,这次渡劫,我十拿九稳!”孙杨内心暗道,快速的朝着吴院长的住处赶去。 之前从吴院长那离开时,孙杨便和吴院长说好了,渡劫时由吴院长为自己护法,并且寻找一处适合渡劫的地方。 可还没等孙杨走出去多远,孙杨的脑海中便想起了鉴天的声音。 “哎!你难道认为,以你现在的准备,这天劫你可以渡过了?”鉴天的声音,让孙杨顿时一愣,停下了脚步。 “鉴天前辈,此话怎讲?”这可是涉及到自己的生死啊,孙杨也是赶忙追问道。 “你可能不知道,你的天劫从你接受了老主人的传承,以及血杀界皇的传承开始,就注定了难度要翻上数倍!”鉴天的声音传入了孙杨的耳中,让孙杨愣在原地,半天没有反应过来。 “为什么啊?”孙杨反应过来后,忍不住问道。 “因为,无论血杀界皇还是我的老主人,他们都已经是站在混沌宇宙巅峰的人物了,此等人物本就是混沌宇宙不允许的存在,留下了衣钵自然也要受到混沌宇宙的压制。”鉴天回答道。 “那我的天劫,究竟会恐怖到什么样啊?”孙杨脸都黑了,刚刚还十拿九稳的信心,现在一点都没有了。 “你的天资本就妖孽至极,天劫的威力就已经差不多是常人的三五倍了,再加上你继承了两位界皇的传承,恐怕天劫的威力还要在翻上数倍,我保守估计,应该在八十倍到九十倍之间吧。” “什么!”孙杨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,八十倍到九十倍之间?这就算是修神期强者,也渡不过去吧? “八十倍到九十倍之间?这劫我可怎么渡啊。”孙杨的脸都愁成了苦瓜样,他现在已经是没有任何办法了,二十倍到三十倍的强度,孙杨都觉得自己很危险了,就别说八十倍到九十倍了。 若真是九十倍常人渡劫的威力,恐怕也只有承神期强者,才敢说安全的渡过吧。 看着孙杨逐渐失去了信心,鉴天再次开口道:“不过你也不用灰心,你准备的这些宝贝很不错,就算是放眼整个混沌宇宙,那丹药以及避雷神珠都是不常见的宝贝,配合血杀神铠,能够帮你稀释二十倍左右的威力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 “才二十倍?六十倍我也得灰飞烟灭啊。”听到鉴天的话,孙杨虽然心里好受点,可还是愁容满面,想不到渡劫的办法,难道自己要一辈子停留在冥府期吗? 但是孙杨想着想着,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如果是平时的话,鉴天就算出言提醒,也绝对不会打消孙杨信心的,这一次鉴天说的话,让孙杨感觉着实有些古怪。 又是仔细想了想,孙杨眼前一亮,忍不住开口向着沉默许久的鉴天问道:“鉴天前辈,你跟我说了这些,是不是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我渡过这次的天劫啊?” “哈哈!你小子还不算笨,我还以为你真要一直消沉下去呢,刚才有一瞬间,我差点以为我看走眼了呢。”鉴天的笑声从孙杨的脑海中传出,让孙杨顿时一喜。 “什么办法啊,鉴天前辈,你就别卖关子了,快点跟我说说吧,你也不想我这么早就陨落不是?”孙杨也是连忙催促道。 的确,鉴天确实不想看到孙杨因为天劫而陨落,眼看孙杨就要突破到修神期了,一旦突破到修神期,便可以御空飞行了,到时候就可以真正的继承天空岛了。 眼看自己寻找了四十亿年,才找到了如此合适的主人,鉴天就不能坐视不管。 “我这里有一本老主人生前修炼的炼体功法,是老主人主修的功法,老主人之所以能够纵横混沌宇宙,以一敌十,就是因为这本功法的原因,这功法的名字叫做天鉴宝体!” “天鉴宝体?”孙杨也是眉头一皱,虽然名字听起来很强大,但是并没有给孙杨太多的意外,这也是因为孙杨并不知道这门功法,究竟厉害在哪。 “是的,就叫做天鉴宝体!本来这门功法,应该是你进入天空岛,成功的继承天空岛之后,才能修炼的,但是当初老主人垂暮之时,已经料到了他的传承之人,未来必有劫难,所以便把这功法先交给了我,让我视情况决定,这功法如何处理,现在我认为,是时候给你修炼了。”鉴天平静的说道。 而孙杨则是心脏砰砰直跳,四十亿年前的一位大能,在垂暮之时,竟然都能够算到四十亿年之后的事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 想到这里,孙杨不由的对这天鉴宝体产生了好奇,能够让此等大能,都觉得可以度过劫难的功法,到底会厉害到什么程度呢?比起自己的阴灵经,又如何呢? “既然如此,这功法在哪呢?快点拿出来吧,我赶紧修炼,如果顺利的话,相信用不了多久,我就可以渡劫了。”孙杨赶忙催促道。 “我已经将功法传入了你的识海,这功法同样是传承功法,你只需要找到一处静室,安静的翻阅即可看懂。”鉴天解释道。 “好。”孙杨也是连忙点头,一扫刚才的颓废,快速的朝着商盟跑去,因为宿舍不太适合修炼这种功法,万一弄出什么大动静,也不好解释。 很快,孙杨就来到了商盟的一间静室内,盘膝在蒲团上坐下,闭上了眼睛。 一本乳白色封面的书籍,在孙杨闭目后,朝着孙杨缓缓的飘了过来。 这书籍的封面上写着天鉴宝体四个大字,让孙杨眼前一亮,随后快速的翻阅了起来。 可刚刚翻开这功法的第一页,孙杨立马就傻眼了,因为在功法的第一页上,便已经注明了,想要修炼这功法,需要注意什么。 其中的第一条,便写着:修炼此功法,需要准备大量的神兵宝物,从最低阶到最高阶都需要,有多少要多少,准备的越多提升也就越大。 这短短的一句话,直接就说明了,没有足够的财力,连修炼这本功法的资本都没有。 好在孙杨对自己的财力还是有些底气的,只要将这功法修炼成功,孙杨身上再多的资源,渡劫时也用不上了,所以眼下最主要的事,就是倾尽全力,将这功法修成! 所以,孙杨便继续查看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快,孙杨便在商盟侍者的带领下,来到了上次来到的房间外,这个房间正是那有着聚阴大阵的房间,其内的阴气充盈的可怕。 眼看着侍者离开了这里,孙杨深吸了口气,脑海中组织了一下,一会要说的事情,便伸手敲了敲门。 似乎门内之人,在等待孙杨的到来一样,孙杨的敲门声刚刚响起,房间内便传出了声音:“进来!” 孙杨推门进入,转身关好大门,比上次更加浓郁的阴气,顺着孙杨的汗毛孔,疯狂的钻入。 不过因为有了上次的经历,这次孙杨很快便适应了过来,抬头朝着里面望去,只见还是上次那座阵法,仍旧是那三道身影,正在大阵内盘膝而坐。 这一次三人不再是紧闭双眼,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孙杨,孙杨也不敢怠慢,快步的走了进去。 “不进来吗?”看到孙杨走到大阵之前,便停下了脚步,海王诧异的问道。 “不了,这大阵应该是房间外部的聚阴大阵的缩小版吧,外面的阴气浓度,我都是勉强可以接受,走进这阵法的话,只怕是有些自不量力了。”孙杨如实答道。 “真是每一次见到你,你都能带给我惊喜啊,说吧,这次来此,有什么事。”海王点头,赏识的看了孙杨一眼,随即说道。 “前辈恐怕比我自己都清楚,我到底为什么会来吧。”孙杨也是微微一笑。 海王更是多看了孙杨几眼,开口说道:“是冥祖和鬼祖两位前辈,让你来的吧?” “嗯。”孙杨点头。 “那既然如此,巨齿王真的死了?被谁斩杀的?是鬼祖还是冥祖?又或是二人联手?”海王一下子来了兴趣,自己都没有注意到,他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,正一步步的靠近孙杨,修为也忘记了收敛,一股股巨大的压力,压的孙杨差点跪了下去。 “海川,我还是他的保镖,你要是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,别怪我出手哦。”紫极剑皇适时的提醒道,虽然这话听起来像是在看玩笑,但是却直接将处于激动中的海王唤醒。 “哦,抱歉。”海王回过神来,略带歉意的看了孙杨一眼,同时收敛起了自己的气息,一挥手出现了一个蒲团,从新回到了大阵内,示意孙杨坐下说。 孙杨也没有客气,坐在了蒲团上,看着眼前的三人,一字一句的将发生的事情,诉说了一遍,巨齿王临死前的话语,以及那莫名其妙的能量爆发,其中的细节,但凡是孙杨看到的,两祖让说的,孙杨都交代清楚了。 半个小时后,孙杨从商盟走了出来,下意识的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,巨齿王的内丹海王没有要, 因为这巨齿王并不是大洋联盟斩杀的,真要说的话,他们大洋联盟这一次算是做了小丑,非但没有杀掉巨齿王,还死伤惨重,这内丹他若是收下的话,只怕是会成为全人类的笑柄。 顺便海王还像孙杨提议,这巨齿王的内丹就不要公布于世了,就说巨齿王死于自爆,最后内丹也随之消散了便是。 孙杨也没说同意或是不同意,毕竟这内丹真正的主人,其实是两祖的,回去之后还要看两祖的意思,孙杨只是暂时保管而已。 不过,孙杨倒是想海王保证过,最起码这内丹,有很大的几率不会公布于世,因为两祖曾经跟孙杨说过,他们回去之后要私下保管,是绝对不会把这内丹公布于世的,毕竟这可是五大兽王的内丹,哪有分享的道理。 毕竟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,人人都懂。 孙杨也没有多想,快速的离开了商盟,朝着约定好的地方赶去,孙杨可不想让他们等自己太久。 与此同时,房间内,目送着孙杨离去的三人,彼此间都陷入了沉思。 “巨齿王临死前说的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?他为何要说,自己的陨落是必然的。”华家老祖眉头紧皱,擅长因果法则的他,对必然这一词十分的敏感,可是与巨齿王交过手的他,却是没有从巨齿王身上,感受到任何因果法则的存在,所以巨齿王临死前的这话,在他听来,便有些无法理解。 “的确,巨齿王的死充满着谜团,如果不是孙杨这小子,因为受伤陷入了昏迷,碰巧飘到了他藏身的海域,这一次的战役,只怕是会成为我大洋联盟的一次劫难。”海王心有余悸的说道,即便到现在,他一闭上眼睛,眼前浮现的还是那三位道友,陨落的场景。 这还是在他们有所准备的情况,对方已经从迷阵中出来了,如果不是这样呢?他们要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闯入迷阵,可能全灭的一方,就是人类这头了。 “其实我目前最担心的是那爆发的能量,听孙杨的描述,那能量让冥祖和鬼祖都心惊,显然已经是超越了承神期层次的能量,如果未来有这种层次的阴兽出现,我们人类要如何抵挡呢?”紫极剑皇的嘴角有些苦涩,他本以为成为承神期后期的自己,已经可以成为地球的巅峰了,可是鬼祖与冥祖的存在,已经让他屡次受挫了,这又听到了,甚至还有比两祖还强的能量出现,这让紫极剑皇倍感无力。 “这倒是不会,我怀疑那股力量,并非是从生物的身上发出的,或许是地球本身的能量。”海王摆了摆手,否定了紫极剑皇的疑问。 紫极剑皇虽然点头,表示同意,可是眼神中的警惕与苦涩,却是没有任何减少。 “算了,信息太少,我们瞎猜也猜不出来什么,等到下次第二只兽王陨落之时,想必我们就会得到更多的答案。”海王索性不再去想,摇了摇头。 其余两人也是暗自松了口气,不过片刻之后,三人的目光再次严肃了起来,因为随着巨齿王的死亡,也就意味着人类对阴兽的反攻彻底开始了,接下来要思考的便是,如何去讨伐下一只兽王! 只有剩余的四只兽王,全部被人类讨伐之时,阴兽对人类的威胁才会彻底消除! 最起码,在场的三位大能,都是这么认为的。 而孙杨这里,则是与朋友们开怀畅饮,享受着这短暂的美好时光,对于他们这种修为不上不下的修士,担心人类未来显然没有必要,明天的未知,才是他们所要面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万毒教擅长毒之一道,有着不止一位本源天尊,且都是毒之一道的强者,如果有擅长毒之一道的修士,来我万毒教可以说是不二之选了!” “我天元门修炼较为繁杂,可以接纳修炼任何一道的强者,最主要的是我天元门是二流顶尖宗门,可以提供的资源也是远超你们的想象,当然,这资源需要你们用自己的实力来争取!” “我百星阁在推演一道和星象一道上,有着极高的造诣,擅长这方面的人,可以选择加入我们,我百星阁一向以缘分著称,只要你我缘分到了,就算你不是修炼这两道的修士,也一样可以加入我百星阁!” ...... 一位位强者介绍着自己宗门的优势,听得这些飞升上来的修士,忍不住露出了向往的神色。 不多时,强者们都已经介绍完毕了,接下来的时间,就是给这些飞升上来的修士,选择的时间了。 于是这些强者们也不着急,默默的等待了起来,无数岁月飞升台的开启,都是如此,所以他们也都是习以为常了。 不过他们也不是干等,彼此也通过神魂,在不断的交流着。 “剑老头,那白衣青年明明是我先看中的,你横叉一杠,不觉得很过分吗!”万剑阁的强者忍不住呵斥道。 “过分?那你去找神帝大人评理去啊,当初神帝大人定下的规矩里,可没说不让打断蛊惑的啊?”卜天阁的剑老头,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。 “你!”万剑阁的强者气得话都有些说不上来了。 “好了好了!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你们有什么好吵的,这次飞升台飞升上来的修士,倒是有几个好苗子,我们这次也算是没有白来。”万毒教的强者打起了圆场。 “是啊,好苗子有那么几个,剩下的资质也还都不错,回去之后好好培养,怕是日后没准会出现几个栋梁之才啊!”天光门的强者也是附和道。 “那个背负长剑的白袍男子,虽然气息有些虚浮,看样子没突破多久,但是一身剑意已然臻至极点,怕是再往前一步,就要达到剑之大道的层次了!” “嗯,的确,能够收下这种好苗子,就意味着刚入门,就会有一位达到大道层次的苗子加入,未来可期啊!” “不光如此,角落里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女子,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身上散发出的空间气息也很饱满,虽然不如那剑道的白衣男子,但是距离大道之境怕也不远了,那可是空间大道啊!一旦突破了,未来成就不再剑道之下啊!” “还有那矮个子少年,虽然看起来很猥琐,但是一身毒道的气息,总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,怕是已经达到了大道层次吧!你们万毒教这次怕是捡到宝了!” “什么!已经突破到了大道层次?” “这可不得了啊,飞升之前就已经突破到大道层次,这未来至少也是五源至尊一级的强者啊!” 强者们议论纷纷,看向这些飞升者,眼神越发的喜爱,因为这飞升台一百年开启一次,最近的数百年,近千年来,根本就没有哪怕一个能看的苗子出现,这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,让他们也是兴奋不已。 在一段不算长也不算短的等待之后,这些飞升上来的修士们,也是一个个做出了决定,各自看向了他们想要去的强者方向。 “看来你们已经做出了决定!”万剑阁那位威严的中年男子,看着这些飞升上来的修士,微笑着说道。 “我们已经做出选择了!”一众飞升上来的修士,互相对视了一眼,认真的点了点头。 “好!那就走向你们选择的宗门吧!无论你们做出什么选择,我们都会尊重你们的。”万剑阁的强者说话间,看向了那一开始他就想招入门中的白衣青年。 白衣青年也是感受到了这强者的目光,冲着万剑阁的强者,微微一笑。 随即,一众飞升者便各自朝着他们想去的宗门走去,而那一直备受关注的几位飞升者,自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。 那擅长毒之一道的修士,毫无疑问的走向了万毒教,在场的这些宗门里,虽然任何方面都有擅长的,但是毒之一道,只有万毒教最为擅长,即便万毒教只是一个二流宗门,但是对于专修一道的毒修,还是极为适合的。 擅长空间一道的女子,则是去了卜天阁,剩下其他的人也各自选择了自己的宗门,一时间各个宗门的强者面前,都有三五个修士恭敬行礼。 那受到关注最多的白衣青年,却是并没有急着确定下来,而是在众人选择完毕之后,这才上前一步,缓缓的朝着这些强者走来。 看这白衣男子行走的方向,赫然是万剑阁的方向,这让万剑阁的强者也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,而卜天阁的那位剑老头,只能无奈的摇头。 可就在这白衣男子走到万剑阁强者的面前时,还不等万剑阁的强者欢迎,这白衣男子便开口说道:“前辈三番五次的邀请晚辈,晚辈先谢过前辈的好意了,只是我并不打算加入万剑阁,希望前辈能够原谅!” 说完,在万剑阁强者僵住的脸庞前,朝着卜天阁走了过去。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在场的强者都是一愣,尤其是卜天阁的剑老头,不过在反应过来之后,剑老头也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 “哈哈哈哈!看来小友你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嘛,我就说了他万剑阁就是个屁啊,以后你绝对不会为你的决定感到后悔的!”剑老头笑着拍了拍白衣青年的肩膀。 白衣青年也是客气的回应着。 事已至此,这一次飞升台已经圆满结束了,一众强者也带着他们收来的弟子,打算返回宗门,这其中数万毒教和卜天阁最为高兴,其他宗门虽然心情也不错,但明显比这两个宗门要逊色一些,最难受的就要数万剑阁了,没收到一个好苗子不说,加入的人还没有一个是主修剑道的。 也就在一众强者动身离开之际,突然卜天阁的老者似乎注意到了什么,朝着飞升台上看了一眼,这一看不要紧,卜天阁的老者表情一下子就愣住了。 随即,卜天阁的老者也是大声说道:“诸位!等一下!你们看那飞升台上,是不是还有一个人?” “什么!还有人?”一众强者顿时一愣,当即顺着卜天阁老者所指的方向看去,果然,还有一道人的身影,不知道为什么,趴在飞升台上,也不知道是死还是活,没有发出任何动静。 那与飞升台亲密接触的联邦,也在众人视线的盲区内,根本不知道此人,究竟是怎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给我查查此人的信息。”商盟的这名大能,冲着身旁的跟随者传音道。 “是!”跟随者也是赶忙应答,随后便返回了商盟。 不过这名大能却是没有走,因为被孙杨强行停下来的传送阵,此时已经没有了功效,他还需要检查一番,或是通知商盟总部。 四周原本还想使用传送阵的人,眼看传送阵不好使了,也是纷纷散去,不着急的等几日,着急的则去想其他办法了,一时间四周已经没有人影了。 这名大能则是走到,那名传送阵的操作者身旁,看着发抖的操作者,询问起了情况,这名操作者也是胆战心惊的回答了起来。 不一会那返回商盟的追随者,则是赶了回来,冲着商盟的承神期大能传音交代了一下,这名商盟的承神期大能则是一阵唏嘘。 “没想到这孙杨的身份倒是有些复杂,竟然跟少主也有些关系,幸好我没有得罪他,不然还真有点不好办了。”这名大能在听到属下的汇报后,也是摇头说道。 随即重新看向了那名传送阵的操作者,面色一冷说道:“刚才竟然妄想骗我,身为商盟的人,最忌讳的就是被人收买,你竟然敢收这孙光启的好处,差点让我得罪了这孙杨,你该当何罪!” 还不等那名操作者反驳,这名大能便是一挥手,这操作者双眼一翻,便不知死活了。 “传送阵我已经查看了,以我的能力是无法修复了,带我的命令传讯给总部,让卜大师前来修理传送阵。”处理了那名操作者,商盟的这名大能便转头冲着身后的追随者说道,随即便转身,与自己的下属们,一同朝着商盟走去。 与此同时,孙红绫和小翠所在的院子内,两人正痛苦的挣扎着,脸色红润的让人心生怜惜,孙红绫还好,修为较高,现在勉强还能压制住,能够保持着理性,可小翠就要糟糕许多了。 小翠本来就发作的早,此时理智已经几乎丧失了,双手不停地在身上游走,口中发出阵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叫声。 突然,院子内凭空出现了一道漆黑的裂缝,不等裂缝完全打开,一直大手变从中伸出,冲着裂缝就是一撕,随后一道身影走出,手中还提着一个人。 这两人一走出时空裂缝,一眼便看到了面色潮红的孙红绫,和已经快失去力智的小翠,孙杨更是一阵焦急,一把将手中踢着的孙光启扔在了地上。 “你最好把解药给我,不然的话...”孙杨眼神中有着寒芒,瞪着趴在地上的孙光启,一副要杀人的模样。 其实一路上,孙杨已经管孙光启索要过解药了,但是孙光启就是闭口不开,此时孙杨犹豫焦急,也是不得不再次开口索要解药。 而那一直闭口不开的孙光启,在看到孙红绫和小翠的样子后,似乎颇为自得,更是开口说道:“哈哈哈哈!能够在死前,看到她们这幅样子,真是太好了!实话跟你说了吧,我这里没有解药,因为我压根就没想着放过她们!倒是你,隐藏的真深啊,竟然能够穿梭空间裂缝,更是能强停传送阵,我要是早知道的话,也就不会被你抓住了!” 穿梭空间裂缝,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,孙杨也是在这段时间的闭关中,空间法则突破到了小成境界,这才发现了这个能力。 但是初步尝试下,孙杨发现空间裂缝内的空间,十分的混乱,在其中穿梭随时都有着毙命的风险,即便孙杨空间法则已经达到了小成境界,可还是有着不小的风险,所以,孙杨也是一直都没有使用。 这次事出紧急,如果单纯靠速度和瞬移,不但消耗十分的大,速度也是没有直接传送时空裂缝快,这才在被逼无奈之下使用了出来,万幸的是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。 听到孙光启的回答,孙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上前猛的就是一脚,将孙光启踢得嗷嗷直叫。 “你打,你就算打死我了,我也没有解药!哈哈哈哈!”孙光启虽然痛苦的直叫,但却并未改口,依旧幸灾乐祸的大笑着。 孙杨又是一顿拳脚相加,虽然明白孙光启说的很可能是事实,但是,眼下焦急的孙杨,也只能靠着殴打孙光启来强行冷静下来了。 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