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'wmBEoq2Ed'><legend id='wmBEoq2Ed'></legend></em><th id='wmBEoq2Ed'></th> <font id='wmBEoq2Ed'></font>







    

    •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<optgroup id='wmBEoq2Ed'><blockquote id='wmBEoq2Ed'><code id='wmBEoq2Ed'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'wmBEoq2Ed'></span><span id='wmBEoq2Ed'></span> <code id='wmBEoq2Ed'></code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•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'wmBEoq2Ed'><ol id='wmBEoq2Ed'></ol><button id='wmBEoq2Ed'></button><legend id='wmBEoq2Ed'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'wmBEoq2Ed'><dl id='wmBEoq2Ed'><u id='wmBEoq2Ed'></u></dl><strong id='wmBEoq2Ed'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台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29 07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台湾夏皇看向众人,面带微笑,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,开口说道:“想必诸位都认识我,那我就不自我介绍了,不过我还是要说一点,能够担任此次婚礼的主持,我十分的荣幸!” “什么?”围观的众人,本来还在疑惑,为何夏皇会从宫殿内走出来,此时听到了夏皇的话后,一个个露出颇为夸张的表情,脸上尽是惊骇之色。 “好了,那废话不多说,各位来宾,婚礼正式开始!请诸位入殿!”夏皇毫不在意众人惊骇的神色,仍旧是面带微笑的说道。 随即,夏皇也是身子微侧,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,与平日里夏皇给予众人的形象,完全不一样! 众人虽然一个个还处于惊骇之中,但是对于即将要进入的神秘宫殿内部,也是有些跃跃欲试了起来。 当即众人排起了队,依次的顺着宫殿的大门,朝着宫殿内走入。 直到众人都走进了大殿,他们才知道,什么才叫做真正的玄妙,在外面看起来并不算大的宫殿,内部竟然自成空间,这已经不是地球上,现在的修士,可以做到的事情了,炼制这座宫殿的强者,恐怕修为已经达到了他们无法想象的层次! 一时间,众人的内心,不仅仅只有震撼出现,还有一丝丝的嫉妒涌现了出来,这种级别的宝贝,得到的人完全可以说是纵横地球无敌手了,可偏偏他们就没有那个运气。 “好了!诸位来宾请就坐!”夏皇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来到了众人的面前的高台上,一声轻喝之下,将在场来宾的思绪给拉了回来。 “那好,接下来就有请本次婚礼的主人,也就是新郎和新娘上场!”见众人已经冷静了下来,环境也不再嘈杂,夏皇便继续按照流程,开始了下一个步骤。 众人的目光都随着夏皇的声音,看向了一个被装裱的极其夸张的门上,大门缓缓开启,随后鬼祖和药家老祖的身影率先出现。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,他们的身后,两位身着洁白花嫁的新娘,款款的从门中走出,由两位老人,各自搀扶着,朝着高台的中心走去。 人们的目光,从两位新娘的现身开始,便再也没有从她们的身上离开过,她们仿佛是落入凡间的天使,仿佛是漫天花海中飞舞的精灵,尽管被头纱遮挡着脸庞,可绝对不会有人,会在意她们的容貌,就算是沉鱼落雁,又或者奇丑无比都无所谓了。 光是那让人不敢亵渎的气质,就足以震慑住在场的所有来宾了。 来宾中,王家老祖看着台上的两位新娘子,突然眼睛一转,伸手拍了一下旁边王有才的脑袋,待到王有才疑惑的看来之时,王家老祖也是露出了一副,仿佛在看不争气子孙的眼神,看的王有才也是一头雾水。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了,其他各大家族的老祖和子孙之间。 并且,这些各大家族的老祖们,内心的想法都是一样的,凭啥大家都是人,人家这么早就讨回来个这么好看的老婆,我们家的孩子就么不争气。 而且,最让他们气愤的,还不仅仅只有这个,更多的则是修为的对比,孙杨都已经纵横地球所向无敌了,他们这些老一辈的人,都不是孙杨的对手,可偏偏孙杨的年龄,也就和他们的孙子辈相当,这让他们在看向自己子孙时,面色都不再友善了。 当然,这也只是现场的一些小插曲,高台上的仪式,仍在继续着。 待到两位新娘与他们的长辈站稳后,高台另一侧的大门,也是突然打开,一位身材极佳,容貌俊美,气质非凡的男子,快步从门内走了出来。 虽然不及之前新娘出现时那般轰动,但是仍旧有大量的女性,在看到孙杨的登场时,露出了向往的神色,似乎在诉说着,为何台上的新娘不是她们一样。 “请新郎来这里。”夏皇的声音适时的出现,引领着孙杨前进的步伐。 孙杨走到了两位新娘的面前,看着面前的两位新娘,孙杨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。 她们的妆容都是孙红绫负责的,孙杨的也是,所以他们三个在孙红绫的房内,其实就已经知道了对方定妆后的样子。 可即便如此,孙杨还是觉得眼前的两女有些惊艳,惊艳到孙杨都迫不及待的,想要将她们的头纱揭开。 “接下来,由女方长辈将新娘交给新郎!”夏皇再次开口道。 鬼祖和药家老祖闻言,也是神色便的严肃了起来,盯着面前的孙杨看了好一会,才各自叹了口气。 药家老祖率先上前,拿起孙杨的左手,将药灵儿的手放在了孙杨的手心,见孙杨握紧了药灵儿的手后,药家老祖也是开口说道:“小子,虽然我打不过你!但是你以后要是敢亏待了灵儿,我一定会找你算账的!” 孙杨也是重重的点头,神色郑重的冲药家老祖说道:“我知道了,您就放心吧!” 药家老祖见状,也不再多言,再看了一眼戴着头纱的药灵儿,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离开了高台。 随即,鬼祖也是上前,拿起孙杨的右手,将鬼月儿的手,放在了孙杨的手心,同样是等孙杨握紧了鬼月儿的手,鬼祖这才缓缓说道:“多的话我也不说了,你应该知道我擅长的是什么,那就最好别逼我死后,化作厉鬼来找你!” 孙杨顿时有些汗颜,这好好的场面,两位老祖这是一个比一个很,药家老祖说要找US那样拼命也就算了,这鬼祖竟然想要化作厉鬼来找自己。 不过孙杨也是明白,他们这是担心自家孩子,在孙杨这里受到委屈,这才会有这种激烈的反应。 所以,孙杨也很明白,现在要怎么回答他们的话,于是,孙杨面色更加凝重,冲着鬼祖点头说道:“您放心,我发誓,我要是对她们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不用你们来找我,我会自行了结的!” 孙杨话音刚落,一股奇妙的波动,朝着四周扩散开来,这是孙杨誓言生效的波动,这意味着孙杨若是违背了自己的誓言,一定会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惩罚。 感受到了誓言的波动,被孙杨握住手的两女,皆是身子微微颤动,实际上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,又或者说爱上了一个人。 那么比起自己,身子都更加关心对方的安危,就如同孙杨刚才的誓言一样,两女也都是对孙杨的话产生了担忧。 倒不是因为她们觉得这个誓言会实现,而是她们之间真的无需这个誓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继续攀登阶梯的孙杨,在血河院长介入的第一时间,便感受到了血河院长的气息,同样的也在这一时间,孙杨停下了脚步,好奇的望向了血河院长的所在之处。 在平台上发生的一切,自然也被孙杨收入眼中,看着李天林的变化,孙杨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。 如果孙杨没有猜错的话,李天林现在所处的这种,玄妙的状态,应该就是一开始,院长们所谓的好处吧。 孙杨也没有多想,便再次开始了前进,朝着更高的阶梯发起了挑战,并且,孙杨的内心也忍不住产生了好奇,自己到时候,又会获得什么样的好处呢? 鬼月儿和乐瑶,也是注意到了李天林的变化,两人在抵达自身所能到达的极限后,也不再贸然前进了,纷纷回到了平台之上。 回到平台之上的二人,也和李天林一样,处于了一种玄妙的状态之下,肉身的强度也在不断的攀升。 欧阳雄也同样回到了平台之上,开始了修行。 此时孙杨已经突破了四百阶的大关,并且还在不断的前进着,现在的孙杨已经是唯一一个,还在继续前进的人了,也已然成为全场的焦点。 四周传来的威压在不断的增强,随着孙杨继续的前进,终于不再如之前那般轻松,额头上也开始渗出了细小的汗珠,呼吸也便的急促了起来。 四百三十阶!四百三十五阶!四百三十八阶! 孙杨艰难的来到了四百四十阶,感受着四周传来的威压,孙杨的身体被挤压的有些颤抖,但是孙杨的表情,却并非想要放弃的样子。 “还不是我的极限,我应该还能在前进一点。”孙杨咬牙说道。 说完,孙杨再次向前迈出了脚步,一脚落下,骨骼发出了咔咔之声,四周的威压,对于现在的孙杨来说,已经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! 孙杨咬着牙,在威压的压迫之下,他已经没有办法发出声音了,即便这样,孙杨在站稳了身体之后,又再次迈出了一步。 这一次,随着孙杨的脚步落下,骨骼的咔咔之声更加的剧烈了,仿佛随时会被压碎一样。 孙杨没有停下脚步,快速的迈出了下一步,脚步刚刚踏上之时,从这只脚开始,皮肤已经出现了龟裂,顺着裂痕流出的鲜血,瞬间便染红了衣衫。 尽管此刻已经没有办法发出声音,但是依稀之间,却是可以听到,孙杨痛苦的呻吟声,可是,即便是这样,孙杨依旧没有放弃,内心咆哮着,再次迈出了脚步。 这一次,已经不是简单的皮肤龟裂了,在孙杨踏足的瞬间,剧烈的威压,直接将孙杨的身体,挤压到了变形,若不是孙杨意志顽强,可能在瞬间,就会失去意识。 阶梯下的几位院长,都为孙杨捏了一把冷汗,此刻五位院长全部站了起来,死死的盯着孙杨的一举一动,一旦出现什么意外,方便瞬间营救孙杨。九六味小说网ei. “无瑕之体,是时候展现出,你的力量了!”孙杨的内心在咆哮,身体不断发出朦胧的烟雾,很快就将孙杨笼罩了起来。 院长们看到此情此景皆是面色一变,催动神魂之力,想要渗透烟雾,看清楚期内的状况,却发现,这烟雾竟然可以做到干扰神魂的作用,他们的神魂之力已经强大无比了,尽管这样,已经无法在烟雾中寻找到孙杨的身影。 吴院长终于坐不住了,身影瞬间来到了孙杨所在的阶梯,不管不顾就要闯入烟雾之内,将孙杨带出来。 因为现在,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,如果孙杨出现了什么意外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,毕竟孙杨可是现在所知的,唯一一个,突破了阴脉期五条阴脉壁障的人! 孙杨对未来人类的走向,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,所以孙杨现在不能出事,其余的院长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在吴院长来到这里之后,同样跟随而来。 五人互相对视一眼,就要进入烟雾一探究竟,可是,就在五人即将进入烟雾的时候,笼罩着孙杨的烟雾,竟然有缩小的趋势,并且在几个呼吸之后,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! 正当众人疑惑之际,一直关心着孙杨的吴院长,第一时间发现了孙杨的身影,本来想要快速将孙杨带离这里,可是即将来到孙杨面前时,吴院长却停下了脚步。 此时的孙杨,身上已经看不见任何伤势了,而且看孙杨的样子,也没有丝毫想要放弃的样子,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院长们,只是注视着面前的阶梯。 沉默了一会,院长们没有选择,将孙杨前行带离阶梯,而是回到了平台上,再次观察起了孙杨的一举一动。 孙杨在台阶上沉默了良久,终于再次迈出了脚步,四百四十五阶! 这一次,孙杨的速度很快,连续踏出了六步,直接来到了四百五十阶的位子,抵达了这里之后,孙杨再次停下了脚步。 院长们也都露出了欣慰的神色,可是吴院长却意识到了什么,瞬间便站了起来,也就在吴院长站起来的瞬间,孙杨直接倒了下去。 吴院长也早就有所准备,在孙杨倒下去的瞬间,便来到了孙杨的身边,将孙杨接住了。 待到落地之后,孙杨才渐渐恢复了意识,也就在意识恢复的瞬间,一股玄妙的感觉,笼罩在了孙杨的全身,孙杨也是迅速反映了过来,直接盘膝打坐。 一股股气血之力,不断地冲刷着孙杨的身体,孙杨的肉身强度也在不断的提升之中。 旁边的几位院长也难得的空闲下来,此刻血河院长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说道:“刚才孙杨那是怎么回事?” 其他几位院长也是一头雾水,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摇了摇头,只有叶院长露出了沉思的样子,几分钟之后缓缓开口道:“应该和这孩子的无瑕之体有关,无瑕之体还是太过神秘了,也太过稀少了,有些事情,凭我们是无法理解的。” 说完还别有深意的看了孙杨一眼,其余的院长也是微微皱眉,随即点了点头。 无瑕之体虽然被称为三圣体之一,但是区别于其他两种体质,无瑕之体自古以来,也没有出现过几次,所以对于这个体质的了解,也只处于最基础的状态,刚才出现的那烟雾,正是他们所未知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孙杨刚一从光门内走出,直接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到了。 第六根石柱上,不同于其他石柱,人数可以说是少的可怜,只有二三十人的样子,可是即便如此,孙杨却是丝毫不敢小视这些人,因为这些人全部都散发着,修神期修士独有的修为波动,已经算是孙杨前辈的人物了! 而且,孙杨之所以被惊到了,不光是这些人的修为,更是因为,这些人此时齐刷刷的看着自己,就仿佛早就料到了自己会在这出现的样子。 一时间被二三十人齐刷刷的盯着,那种感觉别提有多渗人了! “那个...”孙杨被这些人盯得有些尴尬,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 “好小子,竟然来到了这里!”为首的岳姓老者眼神闪烁,随即冲着孙杨招了招手。 孙杨听到对方的话,又看到了对方在朝着自己招手,也是犹豫了一下,随后快步走了过去。 孙杨刚一走进这岳姓老者的身旁,岳姓老者便开口说道:“小子,竟然这么快就来了这里,你可知道这是多么困难的事吗?” 孙杨此时也是一头雾水,不过四处扫视了一下之后,也是顿时明白过来,随后摇了摇头。 岳姓老者看着孙杨的表现,微微的点了点头,他身后那火红头发老者,走上前来说道:“从第一代进入这遗迹开始,已经过去了六百余年,这六百多年里,能够在冥府期修为,来到这第六根石柱的修士,一共也没超过百人,其中绝大部分现在已经突破到了修神期,如今更是人才稀缺,能够以冥府期修为来到这里的修士,也就只有十余人了。” “所以,小子你能够来到这里,已经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了!” 红发老者说完,认真的看了孙杨一眼,似乎想把孙杨看透一样,可是却发现孙杨如此的平凡,根本看不出来像天资逆天之人,也没有这种人所拥有的那种气魄,索性也只能摇摇头。 “他说的没错,小子你能走到这里,真是出乎我们的预料了。”岳姓老者说话的同时,眉头微微皱起,因为他也没看出孙杨有何出彩之处,可孙杨的确来到了这里,他也没什么好说的。 虽然听到这些人的话,让孙杨的心情很好,但是却还是没搞懂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图,于是孙杨便开口说道:“多谢各位前辈夸奖,只是你们叫我来,不会只是夸奖我几句吧?” 听到孙杨的话在场的修神期强者,都是一愣,他们的确叫孙杨没什么事,只是纯粹的想要夸奖孙杨几句,但是眼下孙杨这么问了,他们就难免显得有些尴尬了。 于是,岳姓老者与火红头发老者对视一眼,随后点了点头,转头冲着孙杨说道:“我们当然不止是为了夸奖你几句,主要是想问问你,既然都来到了这里,你是不是还领悟了更多的奥义?比如第六种,乃至第七种?” 孙杨听到他们的话,也是没有急着回答,而是认真的看了他们一眼,别看这些人修为都比孙杨高,可是接连突破之后的孙杨,未必就怕了他们,以孙杨的估计,就算在场的这些修神期强者一同对自己出手,自己也有很大的把握全身而退,这也是在领悟了风影奥义之后,孙杨才会有这种信心。 而且,从刚才这些人的话中,孙杨也不难推断出,他们一直在监视着自己,自从上次遇袭之后,孙杨最讨厌的便是,这种对方在暗自己在明的感觉了。 所以,孙杨思索了一下开口说道:“我又没有领悟更多的奥义,你们看下去不就完了吗?我也不想浪费时间,你们继续在这猜测吧,我要去开始参悟奥义了。” 说完,也不顾这些修神期强者难看的脸色,自顾自的走向了一处角落的蒲团上,坐了下来,毫不在乎的闭上了眼睛,开始参悟奥义。 在场的这些修神期强者,一个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,他们没想到孙杨的回答,竟然如此的目中无人,虽然他们也意识到了,孙杨如此回答,可能与发现了,他们暗中监视他有关,可即便如此,他们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因为他们修为比孙杨高,孙杨不应该产生反感的情绪。 所以,立刻就有几人,有些面子挂不住了,站起了身打算出手教训一下孙杨。 可还未等这几人动手,最前方的红火头发老者和岳姓老者,立刻就呵斥住了几人。 “住手,以大欺小你们就不觉得丢人吗?有这个时间还是多修炼一会吧,不然有朝一日从这里出去后,发现自己还没有人家外面的人修为高,到时候岂不是更加丢人?” 听到岳姓老者的呵斥,这几人也是脸上青一阵红一阵,但似乎他们并不敢与岳姓老者作对,最后只能憋屈的坐下回去,闭上眼睛不去管外界的事宜。 剩下的修神期强者,则是看了孙杨一眼后,商议起了到底要不要把孙杨上报的问题。 对此大部分的人,都觉得孙杨太狂了,不想将其上报,还有一小部分人,觉得修士就该有个性,对于如此快就来到了第六根石柱的孙杨,他们必须要上报,只有岳姓老者和火红头发老者,一直没有发表意见。 “行了,都别争了,这事我们必须要上报,这小子我有些看不透他,虽然看起来很普通,但是总让我有一种小看了他的感觉。”火红头发老者打断了众人的议论,开口说道。 岳姓老者也是点了点头。 眼看两位领头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他们自知讨论下去也没有用了,于是也只能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二人的选择。 随后,岳姓老者翻手拿出了一块传讯令牌,传出了一段简单的讯息后,收回了传讯令牌。 与此同时,第十根石柱上,安静的石台上,零散的坐着十一位承神期大能,随着他开门的呼吸吐纳,四周的法则之力仿若实质。 有点人声旁刮起阵阵轻风,有点人身旁空气弥漫着焦灼的气息,还有的人四周一片严寒。 每一个人处于一种非常玄妙的状态中,配合着第十根石柱上,那恐怖的感悟加成,每一秒钟他们的法则造诣都在增加。 而坐在众人中心的一黄袍男子,其身旁并没有什么异象,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,就会发现,这黄袍男子就仿佛并不身处这片时空中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战神塔外,有人欢喜有人愁,吴院长看到孙杨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了图像之中,整个人别提有多高兴了。 其他不少认可了孙杨实力的大能,也都为孙杨感觉到了高兴,夏皇也是在看到孙杨无事之后,露出了一丝笑容,他师父鬼祖的话,他可是铭记在心,孙杨能够达到他们无法抵达的高度,恰好孙杨还出现在了亚州联邦,何不交好孙杨。 相信在未来孙杨成长起来之后,亚洲联邦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,搞不好会一统三大人类幸存地,成为地球上唯一的国度,到时候受益的人是谁?不还是他这个夏皇吗? 反观毒女王和星河,两人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,星河一想到孙杨安然无恙的走出战神塔之后,自己就会成为其的宝贝,内心的无名之火就汹汹的燃烧了起来。 而毒女王,则是想到与孙杨结下仇怨,而感到极为憋屈,明明她根本没有想要对孙杨动手的意思,全都是被身旁的星河所蛊惑的。 虽然孙杨现在对她没有任何威胁,她动动手就可以将其捏死,但是,这可不意味着未来,就对她没有威胁了,孙杨的成长速度以及天赋,她可是看在眼里的。 一旦孙杨走出战神塔,等待孙杨的就是星河长达五十年的庇护,她毒女王在自信,也绝对没有胜过星河的把握,与其考虑如何在星河手里杀掉孙杨,不如去考虑如何补偿孙杨来的实在。 甚至她的脑海中曾经浮现过一个念头,将自己的女儿送给孙杨做仆人,只不过,以她对孙杨的了解,孙杨会接受就有鬼了。 此时,战神塔内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争斗了,天才们的争斗已经结束了,剩下的也只是那些普通人之间,因为参悟奥义的最佳位置,而产生的争斗罢了。 这些争斗都无法入这些大能们的眼,所以,半空中的图像,观看起来顿时就少了许多乐趣,不过每一次战神塔开启都是如此,他们也都习以为常了。 战神塔内,孙杨背着药灵儿和王有才,出现在了第九层的传送阵内,他们刚一出现,盘膝打坐的鬼月儿就机警额睁开了眼睛,在看到来者是熟人之后,便放下心来,站起身前来迎接。 只不过她的眼神,从始至终从没有从,孙杨和药灵儿的身上离开过,看着背着药灵儿的孙杨,似乎充满了好奇。 一旁的王有才忍不住偷笑,孙杨则是尴尬不已,但是却选择忽视了鬼月儿的目光,直到四人走进之时,鬼月儿开口问道:“你们这是?” 孙杨也只能再次解释一遍,只不过,鬼月儿显然没有像十三皇子那么好骗,与王有才一样,露出了一副不相信的神色。 孙杨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,挺直腰板做人,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的,要不是怕药灵儿面子薄,孙杨反正是无所谓。 不远处的乐瑶,则依旧处于修炼之中,全身上下散发着光之奥义的波动,与一日前想必,这光之奥义的浓郁程度,明显有所提升,怕是在战神塔关闭之前,突破一个层次,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 孙杨也没有去打扰她,找了一处角落,放下药灵儿后,便坐到了药灵儿的身旁,打算开始修炼。 也就在这时,一直没有反应的传送阵,突然发生了空间波动,显然是有人要传送而来,孙杨也是赶忙起身,护在药灵儿的身前,药灵儿没有说什么,只是眼神中有着一丝安心。我爱小说网.5ilr 随着传送阵光芒的褪去,传送阵的中心,出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,看穿着是男性,可是看长相,却明显是女性。 孙杨在看到此人的长相后,也是内心一喜,这人正是华熙,两人从第三层分开之后,终于再次会面了。 还没等孙杨有所反应,王有才便一马当先,直接来到了华熙的身旁,一把搂住了华熙的肩膀,拉着华熙朝着孙杨这里走来。 “哎呀,华熙,好久不见了,听说你取得了第三层的印记?”王有才边走边说。 “嗯,与第三层的魔像缠斗了几日,侥幸取得了第三层的印记,也幸亏没有其他人妨碍,不然恐怕这印记就不是我的了。”华熙实话实话,的确以他的实力,取得印记确实有些艰难。 “你呢?取得印记了吗?”华熙话锋一转,反问道。 王有才顿时愁眉苦脸起来,他的实力其实要比华熙强上一些,华熙都取得了印记,他没有理由拿不到,可惜他运气稍差一些,还真么有拿到,于是挥了挥左手,摇了摇头。 华熙看到王有才左手手背上空空如也,也是明白过来,只能拍一拍王有才的肩膀,算是安慰了一下。 “华熙,几日不见,你怎么来这里了?第三层的奥义彻底参悟了?”孙杨也是迎了上来,开口问道。 “是啊杨哥,第三层的奥义参悟完成之后,我又去了其他层,可是也都没有参悟成功,恰好在第七层的时候,遇到了十三皇子,他跟我说你们来第九层了,然后我就来了。”华熙如实说道。 孙杨点了点头,也不再多说什么,再次回到了药灵儿的身旁,准备开始参悟光之奥义,这光之奥义极为玄妙,无论从乐瑶身上施展出来的,还是从十三皇子身上施展出来的,威力都极为惊人,孙杨也想着一探究竟。 “杨哥,你已经持有了六枚印记了吧?”就在孙杨打算闭目参悟之时,华熙来到孙杨的身旁坐下,开口问道。 孙杨点了点头,挥了挥自己的左手,手背上赫然有着六枚印记。 “不知道杨哥,你有没有兴趣凑齐九枚印记?”说着华熙就看了鬼月儿和药灵儿一眼,她们那里两枚印记,再加上华熙的印记刚好三枚,全部给孙杨的话,孙杨就集齐了九枚印记。 “集齐九枚印记吗...”孙杨一愣,他现在持有六枚印记,除非将他干掉,不然第一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。 “算了,我没有什么兴趣。”孙杨沉思一下摇了摇头,按理来说排名时按照印记持有数量来算的,那没有印记的要怎么排名。 自己要是把他们的印记拿来,他们要是因此没有取得好的名次,从而失去丰厚的奖励,孙杨心理可过意不去,索性不去想那些没用的,甚至孙杨都打算了,在战神塔结束之前,给乐瑶和王有才两人一人一枚印记,这样的话,他们几个就会包揽前十,而自己也还有这四枚印记,稳稳的第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挂了电话孙杨赶紧回了自己的房间,对于自己为啥没有将杂质排出体外,脑袋里丝毫没有头绪。 索性也不去想,干脆拿出电话,拨打了一个号码,等待着接听。 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在为熟悉不过的声音。 孙杨挂了电话想了一下,又拿起手机,拨打了另外一个电话。 “对不起,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样的声音。 孙杨眉头微皱,很是奇怪。 孙杨刚才拨打的两个电话,分别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,因为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回事,肯定是自己的父母最了解了,所以孙杨毫不犹豫的给父母打了电话,但是两人的电话,却都是一样的关机,这让孙杨很是疑惑。 现在的手机还是比较发达的,基本都是太阳能电池,价格还便宜,没电了只需要放在阳光下一阵子,就会充满,电话因为没有电而关机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 并且两人还一起关机了,这就更不可能了。 只有两种情况可以解释这种现象了。 一种是父母二人都不在信号范围内,也就是说,两人都不在人类所持有的地盘上。 还有一种就是二人,主动把手机关机了,这样自然也就说的通了。 不过是哪一种,孙杨联系不上自己的父母也很着急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。 要知道孙杨没有踏入修行界的时候,虽然知道自己爸妈是修士,但是却不知道他们俩具体是什么修为的修士,两人也没有说,自己也自然没有问过。 再加上自己的家庭条件,其实不算那种很富裕的家庭,但是一般富裕还是有的,起码从小开始,孙杨就没愁过吃穿,而且吃的都很好,穿的也都是名牌。 不会是父母出事了吧?一个念头在孙杨脑海里闪过,孙杨喘气粗气,不过内心的理智告诉自己,要冷静下来。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,孙杨终于冷静了下来,经过判断做出了决定:现在请假回家看看是最好的办法。 只要回家了就知道了自己父母是怎么回事,顺便还能当面问问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。 孙杨一想到这里,也没有犹豫,赶紧穿上衣服,收拾一下,开开房门走了出去,临走前喊了华熙一嗓子,大致告诉一声,朝着楼下跑去。 第一学院的请假很是严格,必须由长老以上的职位,才可以批准。 孙杨仔细思考了一下,发现自己认识的长老以上职位的人,只有吴院长一人,所以想都没有想,就朝着吴院长的宿舍跑了过去。 很快就跑到了吴院长的宿舍门口,迅速推门进去,迎面撞上了一个身影。 孙杨感觉自己的胸口处,被两股柔软的东西撞了一下,赶紧向后退去,迎面过来的身影,仿佛失去了平衡,朝着孙杨怀里倒来。 孙杨赶紧伸手接住,定睛一看,竟然是自己的班主任,白灵。 白灵在孙杨怀里借了一下力,赶忙站起身,看到是孙杨,一下子想到上课的时候孙杨说的话,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。乐视小说.les3399. 为了掩饰尴尬,赶忙开口问道:“孙杨同学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 “那个,我找吴院长请假,倒是白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。”孙杨很是奇怪,白灵和吴院长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? “是我请白灵老师来的,你这刚开学就请假,不太好吧?”吴院长的声音从白灵身后传出。 “白灵老师是一名炼丹师,我请她来帮我开炉炼制一些丹药,倒是你阴气成功摄入体内了么?别被你师姐落下啊。”吴院长叹了口气,看着孙杨。 “你就是吴院长说的弟子啊?你是那个天赋一尺圆满的新生?”白灵一副震惊的样子。 “是我没错,白老师原来是一名炼丹师啊。”孙杨大量了一下白灵,这才想起来,刚才跌入自己怀中的白灵,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药香味。 “哦,原来白灵老师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啊。”吴院长恍然大悟,对着百灵说道:“白灵老师还请多照顾照顾我这弟子,天赋好,就是懒散了点。” “吴院长客气了,我看孙杨这孩子,就很不错,上课的时候学的很认真呢。”百灵笑了笑。 “谁说我懒散了。”孙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小声的嘀咕道。 “你还敢顶嘴,你这孩子当初多有礼貌,怎么看到白灵老师就跟变了个人似得。”吴院长对着百灵笑了笑。 “我都开辟了三条路径了。”孙杨小声说道。 要不是孙杨真的着急请假,断然不会如此回话,毕竟孙杨当初可是出了名的好好学生。 “你看你,才开辟了三条路径,就这么。。。”说到这吴院长瞪大了眼睛。 白灵此时也是瞪大了眼睛,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。 吴院长快步走了过来,伸手拉起孙杨的右手。 孙杨感觉一股柔和的气息,从自己的右手流入,缓慢的探察着什么,直到寻到了自己开辟的三条路径。 吴院长松开了手,眼神里充满了震惊,缓慢的开口问道:“你这三条路径,是昨天和今天开的?” “昨天一晚上就这样了,今天我还没修炼呢。”孙杨老实的回答道。 “这。。。”吴院长呆住了,白灵也呆住了。 “好,继续保持,以后勤加修炼,正好我让白灵老师炼制了丹药,这丹药本来就是为你和你师姐准备的,既然你来了,就把丹药带回去,好好修炼。”说着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个小瓶,扔给了孙杨。 孙杨接了过来,打开瓶塞,里面有五颗丹药,瓶身上写着‘聚阴丹’。 “这丹药一个月最多服用一粒,等彻底吸收了就继续服用,对了你刚才来找我有什么事来着?”吴院长此时满面红光,就跟中了彩票一样高兴。 “我想请假回家看一下,家里出了点事。”孙杨答道。 “好的我批准了,你拿着这个玉简,到了学校门口出示一下就可以了。”说完就扔给孙杨一个玉简。 孙杨现在本就着急,拿到了玉简也不怠慢,赶紧抱歉称谢,转身道别之后,快速朝着校门口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说对于这个世界的整个人族,但对于四长老,孙杨还是怀有感激之心的,所以如果可以的话,孙杨还是想顺手拯救一下人族的。 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,不是孙杨想不想,而是孙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,孙杨每在埋骨之地修行一天,他的父母就多一分危险,所以,孙杨打一开始,便是抱着拥有了救出父母的实力后,便离开埋骨之地的打算,而不是奔着去拯救这个世界人族而来的。 “罢了,现在还是不想这些了,光是一位承神期巅峰大能的传承,就这么难获得,也不知道更强的传承我能否获得呢,还有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碎涅期大能的传承,如果有的话,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。”孙杨随即摇了摇头,加快了前进的步伐,冥王步全力催动,朝着下一处空间行进。 时间一晃,孙杨已经在埋骨之地徘徊了大半年之久了,此时的孙杨看起来颇为急躁,与大半年前的从容相比,简直是判若两人。 “该死的!我早就该想到,埋骨之地为什么极少有人活着出去了,我实在是太大意了,这里层层空间叠加,根本就是个天然的空间迷宫,别说一般人了,就连我都被困在里面大半年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!爹娘那里还能不能来得及!”孙杨低吼着,如果不是永恒层次的道心加持,换做一般人,恐怕早就已经疯掉了。 半晌之后,孙杨终于冷静了下来,看着眼前的祭坛,以及祭坛上一尊妖族的枯骨,摇了摇头,朝着那尊妖族的枯骨走了过去。 妖族的枯骨并未有什么黑色雾气生出,孙杨似乎也并不意外,走到这尊妖族枯骨面前,先是行了个礼,随即在枯骨上摸索了起来,不一会一面黝黑的小盾出现在了孙杨的手中。 “这次是法宝吗,看样子还是没有出口的线索...”孙杨打量了一下手中的黝黑小盾,这是一件地球上根本就不存在的五阶神兵,如果换做是地球上任何一个修士来此,都会为之疯狂,可偏偏孙杨却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 随即,孙杨翻手将黝黑小盾收进了储物戒指内,转身朝着祭坛下走去,在走下祭坛后,也是没有片刻停留,直接朝着森林深处走了过去,看样子是在朝着下一片空间前进。 这大半年来,孙杨已经光顾了百余个空间了,得到的宝贝自然也有百余个,起初孙杨还以为,这埋骨之地是类似地球上的落月星海,有着诸多传承在其中,让适合者接受,可在扫荡了十余个空间之后,孙杨才发现,这里与落月星海,还是有着诸多不同的。 尤其是这里的宝贝,不仅仅只有功法和感悟上的传承,还有神兵,丹方等等诸多宝贝,可以说是那片世界的坐化者,死前留下的最有价值的东西,被埋骨之地精选了出来。 孙杨第一个去的世界,自然就是法则感悟上的传承,而刚刚孙杨所去的世界,便是神兵传承。 但是现在不管获得什么传承,孙杨都有些提不去兴趣,因为在扫荡了十余个空间之后,孙杨不但发现了这埋骨之地的宝物模式,更是发现了埋骨之地真正的恐怖! 埋骨之地是由大量的单独空间,层层叠加环绕在一起组成的,并且这些空间的位子根本就是不固定的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产生变动,所以即便孙杨精通空间法则,在这种不断变化的叠加空间之中,也是根本无法寻找到出去的路,久而久之,就让孙杨陷入到了绝望之中。 外界孙杨的父母还在等着他去营救,可孙杨却只能被困在这埋骨之地之中,想要出去的可能无限接近为零! “我还不能放弃,当初四长老可是给我推演过命格的,我是不会死在埋骨之地当中的,这就意味着我肯定能出去,现在就是要大量的扫荡宝物,积攒实力以备出去之后,能有与血海阁阁主一战的实力,现在的我,还不是血海阁阁主的对手!”孙杨那空洞的眼神本来没有任何光泽,可再次想到外面的父母,以及当初四长老说过的话,还有在地球等待着自己的亲朋好友们,孙杨的斗志便再次燃起。 “我已经扫荡了一百多个空间了,这其中只有三成的空间,大约四十多个空间,是法则感悟上的空间,其余全部都是功法传承,或是神兵和其他的传承,对我实力提升并不大。” “而且,这四十多个空间中,竟然仅有一个空间,是时间一道上的感悟,不过在感悟的方面,与我自己的感悟有多处重合,对我时间一道的领悟,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帮助,倒是除了空间和时间外的其他几种法则,我都有所提升。” 孙杨心中盘算着,如果在